龙湖集团获批全国首单公募住房租赁专项公司债券

发稿时间:2020-08-10 13:13:08

让人昏迷的强效药是什么药【订.购+Q3011.8696】【不用打开直接加】【信誉第一】→【订.购+Q3011.8696】【顺丰快递】【诚信保密】【正品销售】【订.购+Q3011.8696】【不用打开直接加】【信誉第一】→【订.购+Q3011.8696】【顺丰快递】【诚信保密】【正品销售】.西北油田:注气工艺成熟5年增油200万吨

http://img95.699pic.com/photo/40037/1647.jpg_wh300.jpg?67016

香港首宗机顶盒侵权案宣判三男子分别被判监

  锻造国之重器闪耀世界舞台
  ——记潍柴青年科技创新团队

潍柴青年科技创新团队。资料图片

潍柴青年科技创新团队成员在做试验。资料图片

  【解码“新动力人群”】 

  关键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在中国装备制造业领域,潍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潍柴”)坚持自主创新,在发动机关键核心技术领域不断取得突破,研发的重型商用车动力总成技术,一举拿下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突破电控核心技术垄断,给发动机一颗奔腾的“中国芯”;让高端液压技术落地中国,化解“锁喉之痛”。

  在潍柴迈向世界一流的征程中,在潍柴锻造国之重器的科技创新路上,涌现出一大批敢为人先、锐意创新、无私奉献的优秀科技工作者,以“三高”试验队、电控技术团队、林德液压团队为代表的潍柴青年科技创新团队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他们将科技报国作为毕生信念,用青春和生命诠释了当代中国青年的价值追求和崇高使命,在科技创新主战场上擎起了“中国智造”大旗。

  1.做世界上最好的发动机

  “核心技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我们必须放弃一切幻想,加快自主开放合作研发进程,用‘一天当两天半用’的效率,像‘疯子’一样,夜以继日攻克科技难题,突破一批别人拿不走的核心技术。”这是潍柴集团董事长谭旭光常常挂在嘴边的一段话,也是激励潍柴青年科技创新团队拼搏奋进的动力之源。

  2005年,我国第一台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蓝擎”动力在潍柴诞生。为了推动“蓝擎”尽快批量生产,潍柴青年科技创新团队在行业内率先开展“三高”试验。“三高”试验是指在高温、高寒和高原区域的极端环境下进行发动机的各项性能测试,对发动机能否第一时间抢占市场至关重要。

  “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做世界上最好的发动机。”“三高”试验队队长吕文芝说。15年来,这支平均年龄不足30岁的由优秀青年科技人员组成的“三高”试验队,一次又一次在最艰难的极限环境下采集数据、捕捉问题、排除故障,寻找动力总成的最佳平衡点。他们像科研“疯子”一样追求极致,为了做世界上最好的发动机而不懈努力。

  茫茫戈壁,巍巍昆仑,冰雪两河。“三高”试验不仅检验着发动机的性能,更检验着团队的意志。

  每年最热的时候,新疆吐鲁番的火焰山,空气温度高达50多摄氏度,地表温度高达82摄氏度,热浪袭来,令人喘不过气来。为了获取在极限高温环境下的发动机试验数据,“三高”试验队在这里一待就是一个多月。

  每年最冷的时候,凌晨四五点钟的黑龙江黑河,洒水成冰,“三高”试验队却坚持在这个时间段做试验,因为这是检验发动机低温性能的最佳时间。几个小时下来每个人的手指都冻得通红僵硬,疼痛难忍,但是他们却为数据而雀跃。

  如果说高温和高寒考验的是人的意志,那么在高原上不仅要考验队员的意志,更是挑战生命的极限。

  为了获取更精准的数据,他们主动将发动机高原试验从海拔4100米提高到5200米。为了能够得到整车运行的第一手数据,他们常常连夜跟车进行车辆路谱数据采集,分析总结发动机常用工况,根据不同运行工况数据进行发动机系统优化;有时为提高试验效率,他们甚至在高温、高原、高寒间连续作战,遭遇过地震、冰雹、强沙尘暴等生与死的严酷考验。

  2011年10月14日,团队中的三位战友丰东旭、于超、赵蒙生,在进行高原试验途中,把青春的生命永远留在了青藏高原。面对牺牲,“三高”试验队没有停止脚步,他们擦干脸上的泪水,强忍着失去战友的悲痛,继续沿着他们走过的路,去完成他们未完成的事业。

  无奋斗不青春。自“三高”试验开展以来,1000多名青年科研人员参与其中,累计开展2100多天的特殊环境试验,行驶里程达200多万公里,先后完成260个发动机品种、几十万组数据的采集整理和标定工作,申报各项技术专利90多项,建成全球规模最大、涵盖机型最多、试验环境最苛刻的发动机运行数据库,为中国内燃机行业打破国际垄断、超越世界一流作出了重要贡献。

  2.让发动机拥有“中国芯”

  每每走过轰鸣的潍柴发动机,袁艺的心跳就会不自觉地跟跑起来。

  她的丈夫赵中煜,是潍柴青年科技创新团队的一员。他带队攻克发动机国产化的“卡脖子”问题——电控系统,造出在全球动力版图上跳动不息的“中国芯”。遗憾的是,3年前,赵中煜因病倒在了岗位,再也没有起来。

  自主电控系统是发动机的“大脑”,业内人将其称为“中国芯”,长期以来一直被国外垄断,是国家亟须突破的一大难题。早一分钟突破,就能够早一点为民族动力装上“中国芯”。也正因为这样的责任感,2008年,潍柴青年科技创新团队受命自主研发高压共轨电控系统(ECU),蹚出了一条从无到有的创新之路。

  当时,青年博士赵中煜刚刚入职潍柴,在火车上接到电控所同事的咨询电话。5个多小时的车程里,他一直不停查资料,研究解决方案,一到潍坊就急匆匆地去了工作现场。

  这是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路,无基础、无技术、无人才。到底有多艰难?只有亲历者才最清楚。技术展会上,向业内专家咨询,被简单应付;没有任何经验参考,只能翻看英文手册……无数个不眠之夜,一次次被推翻重来,年轻的队员们争分夺秒、大胆探索,从最基础的代码编写到软硬件的集成,再到最终整车系统验证,最终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世界一流的电控开发方法和工艺流程。

  2010年加入电控研发团队的秦涛清楚地记得,在20辆车的试验中,油耗高、老亮灯等问题反复出现,大家几乎崩溃。

  一辆辆跟车!负责试验的赵中煜作出决定。从东北到新疆再到广州,大家一路吃住在大货车上,一跟就是半年。问题一个个化解,客户也一个个从怀疑变成了点赞。

  2012年,中国首款高压共轨电控系统批量上市,打破了国外技术封锁,潍柴发动机拥有了名副其实的“中国芯”。

  在中国市场,潍柴发动机的价格高于欧美主要竞争对手10%,市场占有率仍遥遥领先,重卡领域市场占有率超过30%。“目前我们自主开发的电控系统,在技术指标与性能表现上,都不比国际巨头差。”秦涛自豪地说。今天,“中国芯”的市场配套量已超过60万台,基本替代了进口。一台台发动机里凝结着潍柴青年科技创新团队的心血。

  3.破解高端液压“锁喉之痛”

  “得液压件者得天下。”在工程机械领域内有这样一句话。对中国装备制造业来说,高端液压件长期依赖进口,国外供货商的一次打压或限购,就会使国内企业陷入半停产状态。如此脆弱的产业链,让中国动力人扼腕叹息。

  2012年,潍柴并购了全球高端液压技术领导者——林德液压。为推动技术落地,潍柴组建液压团队赴德国交流,青年液压工程师杨国玺就是其中一员。

  初到德国,迎接他们的却是冷漠的敷衍。原来,附近的一家工厂被日本企业收购,两年后日本人带走了全部技术并将当地工厂关闭。中国团队成员没有因对方排斥而止步,通过不断沟通,不断提高中国业务量。与此同时,潍柴宣布将在德国建立林德液压新工厂,德方被潍柴发展产业和合作共赢的诚意感动,改变态度,双方开始了真正的技术合作。

  为实现林德液压产品在国内的快速配套,杨国玺带领中国团队根据不同产品的特点,整理出了上百种模型,建立起三维模型库,使得原本需要几个星期才能完成的匹配工作缩短到了两个小时。这个模型库不仅在中国团队中推广,德国团队也能共享资源。

  2017年,为打造工程机械“黄金产业链”,潍柴启动液压动力总成项目,杨国玺凭借自身丰富的专业知识和认真的工作态度被任命为中国团队技术负责人,并立下“军令状”,要在一年时间内完成样机验证。很多人都认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杨国玺和团队成员们“拼了”!

  “人家发展到这个程度可以慢慢悠悠,我们必须跑起来!”杨国玺常给同伴们打气,他自己也是如此。白天吃饭的时候,一手拿着卷饼,另一只手握着鼠标,直到深夜还在与德国工程师交流。在他的带领下,整个团队呕心沥血、废寝忘食,与时间赛跑。

  在国产化过程中,潍柴液压团队面对着国产供应商能力不足、国外设备限售、同行恶意竞争等各种难题。越是难过的坎儿,越能激发斗志。为尽快实现产品配套应用,团队成员上工地、下矿井,调试设备、收集数据,全力满足中国市场产品需求。

  为了让高端液压在中国落地,他们拼尽全力。针对国内履带式挖掘机市场的差异化需求,团队成员在开发林德液压系统时,对德国的传统产品作了一些调整,特别在20吨级履带式挖掘机主阀铸造工艺上改动较大,受到了德方质疑。

  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潍柴将自主铸造生产的主阀样件送到德国做耐久冲击试验。按照当前的行业国际标准,该类主阀耐久冲击试验的最高冲击次数是280万次,而潍柴生产的主阀样件成功经受住了300万次考验,且没有任何质量问题。

  就在项目取得突破性进展后,杨国玺却突发疾病不幸去世,年仅32岁。他用有限的生命,书写了奋斗的青春。在杨国玺和团队的共同努力下,中国在高端液压领域,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国之利器。

  为有牺牲多壮志。一代代潍柴青年科技工作者,坚守着打造民族品牌的初心,迸发出科技创新的活力、生命力与创造力,硬是让不可能成为可能,创造了令人惊叹的奇迹,留下了坚实的足迹,积蓄着向上的力量,让“中国智造”走到世界动力科技舞台中央。

  (本报记者 赵秋丽 本报通讯员 耿凤娟)

  #光明人才微调查#

  【奋斗的青春】260个发动机品种,2100多天的特殊环境试验,几十万组数据的采集整理和标定……为突破“卡脖子”技术,潍柴青年科技创新团队把“一天当作两天半用”。无奋斗不青春,你是否也有着难忘的奋斗时光?

  @hyi123:作为一名医护人员,今年和身边的许多小姐妹们一起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出了一份力。虽然很累很苦很危险,但没有一个人退缩。想对每一个人说,姐妹们都是最棒的!

  @阿信:自己高中时不好好学习,只好去读大专,结果实习的时候才发现,只能拿到1000元的月薪。不甘沉沦的我决心拼命学习,每天熬夜苦读,后来终于考上了本科。至今还记得知道成绩的那一刻,开心得泪流满面。

  @南方:认识一个姐姐,家庭条件非常不好。大学期间别人都是能玩就玩,她却去做各种兼职,不仅不向家里要学费和生活费,还不时寄钱贴补家用。努力的人运气不会差,现在姐姐已经毕业了,并和一家大公司签了约,相信她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幸福起来。

  @灭火器:我想说说我的父亲。他14岁的时候,家里5口人,一贫如洗。在爷爷的安排下,他去学厨艺。刚开始做学徒是很辛苦的,基本就是打杂。18岁那年,爷爷去世了,父亲更能吃苦了,攒了两年钱,自己开了饭店,5年时间不仅给家里新盖了房子,而且又把两个妹妹送出嫁。他总说,当下的苦如果有意义,就不算是苦。

  @表演李老师:当年参加艺考前下定决心,尽快减肥!后来坚持每天尽可能不吃主食,只吃瘦肉与低热量食品,并坚持健身。就这样过了两个多月,暴减近20斤!

  (本报记者任欢整理)

【编辑:陈海峰】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责编:热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