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万只候鸟聚集黄河湿地越冬

发稿时间:2020-08-10 13:41:07

恩华三唑购买联系方式【订.购+Q3011.8696】【不用打开直接加】【信誉第一】→【订.购+Q3011.8696】【顺丰快递】【诚信保密】【正品销售】【订.购+Q3011.8696】【不用打开直接加】【信誉第一】→【订.购+Q3011.8696】【顺丰快递】【诚信保密】【正品销售】.广西第二例对称连体婴儿成功分离现已康复出院

http://img95.699pic.com/photo/40037/1647.jpg_wh300.jpg?67016

新疆种棉大户致富经:种植讲科学种得多不如种得精

  “花5万块钱购买了一个设备间,后来才知道是属于公摊的公厕。”来自河北的购房人李华(化名)向记者反映,自己和多位邻居在2019年前后购买了三河市燕郊镇燕京总部基地的商办房,临近收房时才发现所购“附加面积部分”是业主共有的卫生间;而一些购房者缴纳的电商费也打了“水漂”,此前承诺的打折或抵扣房款,但并未实现也未退款,涉及70户左右。

  官网信息显示,燕京总部基地项目位于三河市燕郊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总建筑面积36万平方米。上述购房者称,近一年来由于上述问题,他们多次与开发商沟通,并向相关部门进行了投诉举报,但一直无果。

  此事的真相究竟如何?新京报记者近日赶赴河北燕郊进行了实地采访。

  “5万元买下的设备间,竟是公厕”

  李华告诉记者,“2019年5月,燕京总部基地院内售楼处的销售人员给我推荐了一套70多平方米的商办房,单价是1.56万元/平方米,紧邻这套房子旁边还有一个约10平方米的设备间,销售人员说可以以总价5万元的价格卖给我,交付以后可与商办房连同成一个80多平方米的整体房子。”

  “后来我才发现,这个部位实际上是楼层走廊内的公共卫生间,这应该是属于全体邻居的公摊啊!”李华表示。

  据项目官网介绍,燕京总部基地(即燕郊现代服务产业园启动区)占地188亩,建筑面积共36万平方米,建有高端写字楼、花园独栋办公楼共26栋建筑。

  8月5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燕京总部基地项目,在大门口看到,正门处左前方放置印有“售楼处”字样的标牌。记者以购房者身份来到该售楼处(即创客空间招商中心)内,一名李姓工作人员介绍称,“我们这是商办性质的商品房,可以居住,外地和本地户口都能买,价格在12750元/平方米-14930元/平方米,毛坯交付。”

  随后,新京报记者跟随李华等人来到了燕京总部基地西区C座进行实地走访。在现场,记者看到在李华所购房子的楼层走廊内有两个公共卫生间,其中一个与李华的房子仅一墙之隔,大约有10平方米左右,这就是李华所购买的“设备间”。

  记者现场看到,卫生间内部已经装修完毕,洗手台、蹲坑一应俱全,但是并未通水。李华表示,“本来与销售人员约定好,附加面积可以与我家打通成为一体,后来我才知道这是邻居们公摊面积的公厕,这样的话,我是坚决不会收房的。”

  此外,记者现场还看到,部分楼层的公共卫生间门口也贴有 “设备间”字样,基本都是锁闭状态,个别可以打开的房间内面积却仅有一平方米大小。

  “上述一平方米大小的房间原本也是公厕,最初的面积也得有个十平方米左右,前不久,其隔壁房间的主人将内部的墙打通,把公厕的面积与自己家合为一体,然后又修了新墙面,才有了现在的样子。”购房者赵良(化名)告诉记者。

  部分购房者进一步指出,“这些改造很可能就是‘巧妙’地应付一下监管,虽然把公共卫生间或设备间面积改小了,但是名义上还存在,看似合乎规划设计。”

  事实上,办理手续的流程上也让李华觉得“不对劲”。据李华介绍,自己当时按照这名销售人员的指引签订了合同,并交了相关购房款,随后发现,签订的购房合同中并没有对附加面积加以说明,最终只拿到了一份关于附加面积部分的收据。

  新京报记者在李华提供的材料中看到,有一张2019年5月的收据,主要内容是收到“创客空间”中一户5万元,收款单位是“三河市兴弘业房产经纪有限公司”。企查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经营范围主要是房地产中介服务、房地产经纪服务等,目前是存续状态。连日来,新京报记者就上述一事多次拨打企查查所显示的该公司登记电话,最终接通后对方以“不清楚”为由挂断了电话。

  开发商回应称“需要核实调查” 业内:实为违规牟利

  当天下午,在上述李姓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新京报记者还来到了正在售卖的东区B3号楼内,该楼内部设置与上述西区基本相似,每层的大厅走廊内也都设置了两个公厕,目前大多是关闭状态。

  当记者问及个人是否能购买、为何关闭等问题时,这名李姓工作人员解释称,“因为刚来,我不清楚之前能不能购买公厕的事,目前这些公厕不对外出售,由于公厕用的是物业的水、电,并且还要安排专人打扫,所以直接关闭了。”

  对此,8月7日下午,燕京总部基地西区银湾物业公司一名史姓工作人员回复记者称,“部分公共卫生间已经改为了设备间,具体情况得问开发商。”

  当天下午,新京报记者与该项目开发商河北建投英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河北建投英基”)一名孟姓负责人取得了联系。对于公共卫生间是否属于公摊面积、有没有改规划、为何会被另行出售等问题,她并未正面回应,仅表示,“燕京总部基地项目由三河市兴弘业房产经纪有限公司进行销售,具体售卖情况我们得去核实调查。”

  “就购房者反映的情况来看,公厕应该就是属于业主共有的公共空间。”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赵秀池对此表示,前些年,北京乃至全国一些地市,确实有一些开发商或经纪公司、物业公司等机构会将诸如设备间、储物间甚至直接将其他的公共空间进行切割出售给业主,价格往往比正常合法合规出售的部位要低出很多。这些基本都是开发商、经纪公司等企业为了进一步牟取利润而使用的手段。但随着房地产市场管理制度的不断完善,此类违规销售活动正逐渐被禁止。

  部分业主交了5万-10万电商费,可能“打了水漂”

  除了对“售卖公共卫生间”的质疑外,在采访中,还有一些燕京总部基地购房者向新京报记者反映称,“买房时交了5万到10万元不等的电商费,目前看来是‘打了水漂’。”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据购房者许睿(化名)介绍,2019年2月,自己以约1.3万元/平方米的价格购买了燕京总部基地项目内的一套商品房,约定2019年6月30日前交付。“在购房时,这个项目售楼处的销售人员向我们介绍,由于房源紧张,需要交纳8万块钱电商费,既可以优先购房还可以打折。”许睿说,自己和部分购房人一样,按照销售人员的引导,在售楼处办理了选房、购房手续,交了首付款及8万元的电商费。

  可接下来的事,让包括许睿在内的购房者感觉到“被骗”了。“从交电商费到现在,开发商方面始终没有人提过打折或者以此‘电商费’抵消房款的事,我们认为这是违规收费。”许睿告诉记者,“据其他购房者反映,当初销售是承诺该笔费用可以抵扣房款的。”

  据许睿提供的“电商费”证明材料显示,其在2019年2月向北京友商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简称“友商经纪”)交纳了8万元,收据上还标注了许睿现住房号。新京报记者通过企查查获悉,友商经纪成立时间为2016年5月,经营范围主要是从事房地产经纪业务、房地产开发等。连日来,记者多次拨打该公司在企查查系统所留的两个电话号码,但一直未能接通。

  购房者赵良告诉记者,“我们目前了解到大概有70户都交了这笔所谓的‘电商费’,金额从5万到10万元不等。这笔款项‘师出无名’,如果不能起到房款打折或者将抵扣房款的作用,那是不是应该如数退还给我们?但直到现在也没人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说法。”

  此后,新京报记者按照许睿提供的联系方式多次试图与当时经办该购房事宜的刘姓工作人员取得联系,8月7日,这名刘姓工作人员回应记者称,“当时都是在开发商销售案场办理的购房手续,你们如果觉得哪里不妥可以去起诉。”

  “电商费”为何要收,又去向了哪里?友商经纪是该项目的另一家销售公司吗?对于这些问题,当天下午,开发商河北建投英基上述孟姓负责人并未给出正面回应,“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们得去核实调查。”

  8月9日,记者又与河北建投英基一名高姓负责人取得了联系,该负责人称,“据了解,这些费用都是我们代理公司及其下面的渠道公司收的,理由是买房进行打折之类的,我们作为开发商发现这些收费现象后进行了制止,其他具体情况我不清楚。”

  三河市房管局:不允许售卖公共卫生间,将进行处理

  对于购房者反映的燕京总部基地项目在销售中存在的问题,8月5日下午,三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房地产管理股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不允许该开发商私自售卖公共卫生间,我们会根据购房人提供的具体材料进行处理。关于电商费的问题,需要买卖双方自己协商处理。”

  北京金诉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玉臣律师认为,开发商及经纪公司不能私自处分业主们的公共设施部分,更不能更改原规划设施部分,个别业主更无权将公共部分占为己有。所以,从法理上来说,开发商也不能私自售卖公共卫生间。建议相关业主整理好证据向相关部门进行举报,同时还可以向法院起诉。

  赵秀池也表示,“购房者需注意,开发商或经纪公司出售公共部位的违规销售行为,其程序上通常会显得不太正常,比如在出售手续方面一般会有明显不同。所以要提高警惕,切勿盲目贪图小利,一定要通过正规渠道合法合规地购买商品房。”

  此外,电商费的法律认定又如何呢?王玉臣律师表示,2016年10月住建部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房地产开发企业经营行为维护房地产市场秩序的通知》中,对房地产开发企业的9种不正当经营行为做出了明确界定:其中第6种“商品房销售不予明码标价,在标价之外加价出售房屋或者收取未标明的费用”和第7种“以捆绑搭售或者附加条件等限定方式,迫使购房人接受商品或者服务价格”都与电商费密切相关,也都是属于违规行为。

  王玉臣进一步指出,从现实生活中来看,电商费很多是开不了发票的,实际上是开发商为了规避限价,利用第三方对房款进行分流,甚至是为了偷税漏税,此种情况是违法的,也是不合理的。

  截至记者发稿时,未接到上述相关公司及部门针对此事的进一步回应,新京报记者将继续予以关注。

  新京报记者 张建

【编辑:朱延静】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责编:热播